独行勇士

一个狗屁人

星星

我曾拥有过星星。

它们闪闪发光,美丽的光芒照耀着我,让我感觉如此温暖。

我时常跟我身边的密友说:

我有些美好的星星,它们给我带来希望,陪着我在人生路上前行。

我以为星星会永远属于我,所以我肆无忌惮地索取着它们的光,它们的期望。

但是我错了,星星本就不属于任何人,它们只属于自己,又或者只属于除我以外的人。

我懊悔,烦恼,自欺欺人地安慰着自己。一边不断地在脑海里抹黑着这些星星,一边祈求时间倒流,让我把错误更改回来。

可是星星的光芒曾照耀着我,成为我的指路明灯。无论怎么涂抹,怎么想要忘记,它的光芒都不被掩盖,甚至愈加闪亮。

我攀爬着由自私、后悔、害怕以及希望搭成的天梯。

太过激动让我胡言乱语,可是我想说的东西混合起来就是如此。

我成为了自己最讨厌的人,虽然一直都是这样。
我在密友面前忏悔,恳求她安慰我,代替那些星星饶恕我。

她只是说,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,已经回不到过去了。

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,但许久不见的腹痛又回来找我,胸口闷得喘不过气来。

就连对不起也不能好好地说出口,因为不足以弥补自己所造成的困扰。

我只敢在这里悄悄地说一句,对不起。

最重要的星星一直以来都是你们,在我心里占据着不能忽视的地位。

可是一切都已成为过去,我也只能麻木地向前走下去,踉踉跄跄到处碰壁,星星已经属于他人了。

麻痹自己的东西所剩无几,要怎么做才能赎罪,找回前进的意义呢?

我看见我的家人和朋友,我认识,不、是我所认知到的人都在一起,互相讨论着什么大事情。
我也好想跟大家一样啊....
但是我变得透明又易碎,而且他们似乎看不见我。
我只能绕着他们走来走去,探听他们在说什么。
最先想知道的是家人们在说什么。
他们的表情看起来很激动,但又很兴奋。
我把头伸过去一点,好听到他们说话。
我听到我爸说
“这可真是个拖油瓶啊,她的姐姐,我的宝贝女儿都读大学了,她却还在闹情绪不肯上学!”
说完他把吸到一半的烟扔在地上。
这样的人真该好好教训一下啊。我想。
一向很讨厌的外公说
“她这种小孩子就是被惯坏了!骂两句还敢顶嘴了,要是以前我就要打得她以后都不敢顶嘴!”
他说话时候口水都在喷发。
这个孩子好可怜啊。我想。
轮到我妈说了,她说
“这孩子真的是,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,不愿上学就算了,跑那么远拿的药,那么贵,她还不肯吃,这到该怎么办啊....”
说的是我吧...嗯。
要不就消失吧。
我跑去另一群没见过的人那里,看看他们又在说什么。
一个人说
“这什么东西啊,写得这么烂还敢发上来,脑子坏掉了吧。”
我忽然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。我发布过一篇文章,发布后我一直在想,大家究竟会不会喜欢呢。现在我知道了。
另一个人说
“好烦啊这个人,一天到晚在空间发布这些垃圾负能量的东西,看着就烦。”
说得对。我想鼓掌。
我看到不远处有一个....嗯...应该是人的物体。
是一个聊天窗口的样子,但是能发出声音。
“这个人真的太恶心了,看到她说话我就想吐,她为什么还不去死啊。”
我觉得好难受。肚子有点痛。
一个认识很久很重要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的朋友说
“她这种人真的太烦了。除了退群不理人还会什么?真的不想再理这种人了。”
是的,你做得很棒。我眼泪满眶地庆祝起来。
最后他们好像都能看到我了,不断地涌上来。
“我说的对吧?”
“你也觉得是这样对吧?”
“你一定很赞同我的看法。”
我都一一给了他们肯定回答。
他们得到答案后,把我打碎了。很彻底的那种。
我睁着眼睛,身体的碎片到处都是。
如果有一个人看到地上的碎片中的一片居然在盯着他,一定会吓坏吧。我这样想。
一个蒙着脸的人来把我扫进垃圾箱。
他看了我一眼,对我说
“还不明白吗?”
我不能说话。他以为我不明白。
但我其实明白了啊。